苏州高新(600736.CN)

康泰生物市值逼近千亿 '疫苗之王'杜伟民跌宕人生引关注

时间:20-06-15 07:56    来源:金融界

杜伟民有点无奈,看着手里康泰生物(300601.SZ)市值直逼千亿,但财富却缩水230亿元。

这位现年57岁的“疫苗之王”最近因天价离婚案引发关注。他的加拿大籍前妻,因分家离婚,将拿到公司1.61亿股。这笔A股有史以来最高的“分手费”,再度将他推向公众视野。

任职过长春长生(002680.SZ)、冲击过两次IPO、行贿过高官,杜伟民的人生跌宕起伏。原罪与资本、创业与梦想,从井冈山走出来的疫苗大佬,并不简单。

230.39亿元分手费

因为一纸离婚公告,杜伟民成了中国版贝索斯。

5月29日,杜伟民公开因解除婚姻关系,其本人将持有的康泰生物1.61亿股(占股比例23.99%)分割予以前妻。截至6月11日,公司收盘价143.1元/股,以此计算前妻袁莉萍将拿到230.39亿元“分手费”。

经此变动,公司的股权结构发生逆转。杜伟民持股比例从51.26%降至27.27%,原本身无股权的袁莉萍一跃成为第二股东。

为了保证不影响经营,两人签署《一致行动人与表决权委托协议》。杜伟民仍继续保持实际控制权,袁莉萍的股份表决权委托给前夫。

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离婚是否影响管理层经营问题,向公司求证,截至6月11日,对方尚未置评。

夫妻本是同林鸟,曾共同进退的两人,一路走来耐人寻味。

杜伟民原是江西省卫生防疫站的检验员,曾就读江西教育学院化学系,下海后开办生物公司。袁莉萍比其小8岁,毕业于对外经贸大学。功成名就前,无论学历还是背景,女方条件都优于男方。

赚取第一桶金后,杜伟民举家移民加拿大。妻子持有香港居民身份证,加拿大国籍,儿女也都在国外生活。

2014年,杜伟民破天荒接受外界采访,其本人回忆了一段往事。2007年旗下一家公司上市未果,心有不甘的他,变卖了加拿大的家产,回国继续创业疫苗领域。

2012至2015年,袁莉萍担任康泰生物的副总经理。公司上市后,一直保留董事席位,直到2018年卸任。

资料显示,袁莉萍还是康泰生物全资子公司,民海生物的副总经理。该企业在康泰生物的壮大过程中,起了关键作用。

民海生物的官方网站上,“领导风采”一栏显示资料正在整理中,寄语有杜伟民定下的企业准则:不迁就、不侥幸、不拖拉,踏踏实实做事,老老实实做人。

狡兔有三窟

狡兔有三窟,杜伟民先后在长春长生、延申生物、瑞源达(专用于收购的壳)、民海生物、康泰生物等几家公司打转,终成新一代“疫苗之王”。

90年代下海后,杜伟民创办了广州盟源生物工程发展有限公司,之后企业入股长春长生,并出任市场部总监。

出身江西井冈山的杜伟民,身上有两个特质:脑子活络、吃得起苦。

长春长生风生水起时,杜伟民不甘寄人篱下。2003年,他的第一个“窟”搭建完成,牵头入股延申生物,很快将流感疫苗产品推到市场份额前列。之后冲刺IPO,付出了退出长春长生的代价。

杜伟民该庆幸早早从长春长生退出,尽管后来也因该公司案发而陷入舆论漩涡,但十多年前的割席足以使其处之泰然。

更何况,疫苗安全事故,杜伟民也不是第一次遭遇。

延申生物冲刺IPO失败后,企业接连因生产违规、数据造假等行为,被相关部门予以处罚。2009年,杜伟民出售延申生物,全身而退开启第三次创业。

这一次,他盯上了康泰生物,几度资产腾挪后,圆梦IPO。

康泰生物成立于1992年,原股东因公司闯关IPO失败,将手中股份悉数挂牌。杜伟民用第二个“窟”,瑞源达买下股份后,成为实际控制人。

这家当时濒临绝境的公司,在杜伟民的运作下,与民海生物业务重组,一跃反转成为全国最大的乙肝疫苗生产基地。

民海生物是杜伟民的第三个“窟”,2004年,他从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拉来骨干一起操盘,很快引入了国外疫苗全套技术,打造成行业巨头。

两家企业的合并,被誉为疫苗界的双剑合璧。虽然康泰生物2013年卷入一场风波,湖南3名婴儿被报道接种公司疫苗后有不良反应,其中2名死亡,但公司随即发出澄清公告,称致死原因与疫苗无关,是偶合症导致。

2017年,康泰生物成功上市。杜伟民费尽10多年心血,站在深交所敲钟仪式现场,但他的飞黄腾达,才刚起步。

962.34亿市值

新一代的“疫苗之王”,在业绩与市值间游刃有余。

根据年报,公司去年营业收入19.4亿元,同比下降3.6%;归母净利润5.7亿元,同比增长31.9%,连续6年保持三成涨幅。

股价方面,公司143.1元/股的最新价,较上市之初3.29元/股相比,已暴涨42.5倍,对应市值962.34亿元。

资本市场爆炒康泰生物,一看基本面,二看消息面。

国内疫苗领域,有一、二类疫苗分别。一类由政府买单,提供给国民强制接种,二类由个人出资。一类产品基本被央企垄断,毛利率较低;公司这些年的发力点,放在二类产品。

截至2019年,公司二类产品的收入已达18.47亿元,占收入权重逾95%,毛利率93.7%。高利润有高门槛,很多药厂为疫苗上市,铤而走险行贿高官,世人称为原罪。杜伟民也不例外。

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,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领导尹红章,曾分别单独、伙同他人收受杜伟民30万元、17万元钱款,为公司在药品申报审批事宜上提供帮助。

然而,历史黑料阻止不了公司股价节节高升。杜伟民能卧薪尝胆10多年上市,在释放利好消息上,也轻车熟路。

翻开公司公告栏,常见旗下药品的各种声明,小到注册受理、签发证明,大到临床试验总结、纳入审评。每一次消息释放,都推动股价水涨船高。

今年疫情期间,公司更公告称,与艾棣维欣携手发挥各自优势,共同研究新冠DNA疫苗。艾棣维欣是一家“网红”企业,因宣称与国际药厂Inovio联合研发新冠疫苗,先后被苏州高新(600736)、瑞普生物、鹏鹞环保等A股上市公司注资。

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新冠疫苗的进度问题,向公司求证,截至6月11日,对方尚未置评。